纪录 | 他们的芳华,献祭在了那个战场上

这两天

《芳华》的热乎劲儿渐渐过去了

但是

关于其背后那场残酷的战争

却引起了大家的讨论


你怎么看呢?

大家也可以在评论中展开热烈讨论哦~



其实,中国和越南两个有着太多历史纠葛的国家,它们之间也有着一条上千公里的并不平静的陆上边境线。1979年中越战争结束后,中国政府建议与越南政府举行边界协商解决两国争端,越南表面同意改善中越关系,却暗中将精锐部队调到北方边境,并且派兵占领了边境线上的一些重要骑线点。


老山位于中国云南省麻栗坡县船头以西,主峰海拔1422.2米,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国云南省的咽喉,由于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,中越在老山进行了长达十年的争夺战。


1984年4月28日凌晨,随着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,我边防部队集结的数千门各式火炮同时开火,数十万发炮弹带着中国人的愤怒猛烈地倾泻在老山、者阴山的越军阵地上。


炮火打得气壮山河,老山战役爆发。


今天,小编带您回到这一天

回顾那些重要的瞬间





从早晨6点30分开始攻击到中午,老山之战已经打了3个多小时,战斗比预想的要艰难得多。一营正在76号高地、1072高地与越军缠斗,一度攻占部分阵地;二营拿下52号高地、46号高地,已多次向老山主峰和50号高地发起冲击;三营经苦战先后攻占了58号、56号、54号、53号、57号、1214高地,正在加紧向50号高地和老山主峰进攻。


战斗打到这个份上,必须根据进展调整部署,不能让三个营各自为战。刘永新向二营、三营、一营发出了一连串命令。最重要的就是使用团炮群向老山、50号高地进行5分钟火力急袭。10时10分,准时向老山主峰发起攻击。


此时,二营向主峰已经发起了数次攻击,都没有奏效。五连副连长张大权多次负伤,整个成了血人,二排长曹杰也已经杀红了眼,腿上也负伤。两人谁都不愿意下战场,就此发生了争吵。


曹杰 

原二营五连二排排长


副连长说二排长你已经够可以了,你任务完成了,下去吧。我说不行!不下!他说不下我枪毙你!我说你枪毙我!这个时候子弹仍然打,我一看老山主峰上面烟子冒着,当时我们就讲,还是统一思想,副连长就说曹杰你从左我从右,我们把老山主峰夺下来,夺给他们看看。一起冲!



主峰上的战斗仍在继续。越军拼命以火力封锁阵地前沿,张大权的腹部再次中弹,肠子混着鲜血向外涌。他用急救包塞住伤口,用三角巾将肚子勒住,将机枪背带挂在脖子上,因为左手受伤,用右臂夹着机枪扫射,带领剩下的12名战士继续向上冲击,将守敌压进了地堡和盖沟里。


曹杰 

原二营五连二排排长


我说副连长你下去!他说开什么玩笑下什么下!最关键的时候了,快!快冲!他把旁边一个烈士机枪架在手上,就往那个最高地方冲。



冲上主峰的一刹那,之前所有的伤痛恐惧一扫而空,曹杰此时只感到兴奋和好奇,他要看看越南什么样子,他向张大权说了一句,我这边景色太好了。然而,枪炮声还在响着,战斗还在继续。一声枪响,张大权倒下了。

   

在即将胜利的时刻失去副连长,曹杰简直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,他强忍着悲痛清剿工事内残存的越军。10点50分左右,二营五连和四连终于攻占了主峰西侧和西南侧突出部。



此前,三营八连经苦战已经拔下了54号高地这根通往主峰的钉子。营长臧雷立即命令八连就地转入防御,以火力压制主峰越军,投入营预备队七连攻击主峰。在团炮群对主峰越军进行火力压制之后,从八连抽调兵力,组成老山突击队随7连攻击主峰。臧雷立即从八连抽出18人组成了突击队加入7连,10时50分由老山东北侧冲至主峰。这时2营4、5连也从另一侧冲上来,两个营协同战斗,终于在11点37分全歼盘踞在主峰长达5年的越军。



臧雷

118团三营营长


七连分三路,仅用了1小时零5分钟,就把红旗插上了主峰,何天华和罗世忠两个战士把一枚反坦克地雷倒扣在主峰海拔标高点1422.2,在敌人观察所的顶端拉了火把它炸塌了,然后向连里面举起了红旗,这是个信号规定,拿下主峰炸掉它的主峰顶端的观察所以后,需要红旗报告,因为听不见。连长看到了立即就在电台上向我报告了,那么我又立即向团报告,团长命令迅速清剿残敌,准备就地转入防御。



与此同时,9连正在连长李玉成指挥下,从两个方向攻击50号高地。11点40分,两个排和8连一部攻占了50号高地东北侧表面阵地。10分钟后,二营6连也攻占了50号南侧表面阵地。9连4排排长江沛一看六连上来的有个排长是他的军校同学,就借了他的指挥机,调整频道报告连长,已在45分钟以前占领了50号高地。连里报告给臧雷,之后才报告给团里面。至此,老山主峰地区8个高地全部收复。二营、三营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。



臧雷

118团三营营长


七连的攻击行动,是一举夺占主峰。动作之快,就像砍瓜切菜,而且壕内战斗非常利索,所以七连一等功。当七连占领主峰的大约5、60分钟左右,发现了咱们六连的友邻部队,四连的部队谨慎接近,向我报告,我说立即联络,千万不能打误会了,因为这是向心突击啊,两边都在打主峰啊,打误会怎么办。


回顾整个过程,就像当年抗美援朝上甘岭作战一样,老山主攻团一突上老山主峰,越军就进到坑道里边去,而后呼唤自己的炮兵打阵地,把二营、三营压制住了,等到炮火一停,残余越军从坑道里面冲出来把中国人压下去,团炮兵群再一压制,越军又进坑道我军又上来,就这么进行反复的拉锯战。因此,这一仗打得异常的艰苦和惨烈。


战前,越军曾狂妄地宣称,中国军队出动一个军打五年也甭想把老山打下来。事实上,老山主攻团从攻击开始只用了5个多钟头,就拿下了老山主峰。


疲惫的战士靠着山石休息


在老山主峰各阵地上,刚刚经过激烈战斗的官兵,脸上被硝烟熏得漆黑,军装撕成一条条,每个人都像老了十多岁,高度紧张的神经仍然没有松弛下来,刚刚夺取阵地时的兴奋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,同时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悲痛涌上心底。很多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。


主攻团攻取老山,包括后来的防御作战,四个月一共牺牲176人。


在作战间隙思念爱人的战士


黄宏

老山主攻团代表政委


有一个战士,他刚刚结婚,非常爱他老婆。我们的部队在山上面,周末他都必须跟部队在一起,所以他只有星期天晚上能够告个假,跑到昆明去看他老婆。我们这里又没有公共汽车,他就跑步回去的,每个星期天晚上跑15公里下山,然后第二天一早又跑15公里上山,但是他最后也在老山作战牺牲了......这些东西我现在想起来都非常难过。


老山主攻营营长臧雷祭祀两山作战烈士





更多关于老山主攻团的细节故事

敬请收看

即将于1月8日-1月12日

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的

《纪录・大时代》

“燃烧的山峰--老山主攻团纪实(6-10)




辑:伊梵、蒙小度


推荐阅读:

·熊向晖与胡宗南:亦师亦友亦敌人

·“兰桂坊之父”盛智文:滴酒不沾、紧跟潮流、创意不断、不走寻常路的犹太裔中国人

·极寒天气降临,地球变暖论者默不作声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